全国服务热线:400-800-5129 英文版

AOMRON

健康与生活技术与应用

聊一聊“肝为将军之官”

发布人:奥姆龙   时间:2021-01-20   阅读:369

I 摘要:“肝者,将军之官”出自《素问·灵兰秘典沦》,是古代医家采取涵象取意之法对肝的特性的概括。然而,如何理解“将军之官”,自古注家争论不休,难得定论,致未发古圣之训意,今人理解起来也颇为牵强。笔者通过对诸家注解进行分析,结合《黄帝内经》(以下简称《内经》)上下原文的表述内涵和其生理功能、病理表现,对该句的理解进行了提炼、总结。

聊一聊“肝为将军之官”
张宝成,冯婷婷,骆春梅,高永翔



1诸家注解之识
 对“肝者,将军之官”注解自古医家说辞不一,但基本可分为两种观点:其一,从将军者晓勇善战、刚果专断取象诊释肝之特性。如王冰注曰:“勇而能断,故曰将军”,李中梓曰:“肝为震卦,牡勇而急,故为将军之官”,其二,从将军者尚武好动、性急善怒取象解释肝之特性。如张景岳曰:“肝属风木,性动而急,故为将军之官”,张志聪曰:“肝气急而志怒,故为将军之官”挥铁樵云:“肝主怒,拟其似者,故曰将军。怒则不复有谋虑,是肝之病也”,《新编黄帝内经纲目》曰:“肝属风木,藏血主动,性动恶怒,故喻为将军。肝藏魂,有协助心神之用,故出谋虑”,前者侧重于从肝之生理阐释,而后者侧重从肝之病理解故。

2《内经》解读
 纵观《素问·灵兰秘典沦》对十二脏腑之论述,主要阐述其生理功能,及其在生命活动中主要作用。“心者,君主之官也,神明出焉。肺者,相傅之官,治节出焉。肝者,将军之官,谋虑出焉。胆者,中正之官,决断出焉。膻中者,臣使之官,喜乐出焉。脾胃者,仓廪之官,五味出焉。大肠者,传道之官,变化出焉。小肠者,受盛之官,化物出焉。’肾者,作强之官,伎巧出焉。三焦者,决读之官,水道出焉。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气化则能出矣。”心、肺、脾、胃、’肾、心包、大小肠、三焦、膀胱俱言其生理功能,并未阐释某脏病理表现。
 而“肝者,将军之官”是言其生理功能,其后即云“谋虑出焉”,则足以表明将军者为智谋勇略、沉着镇定之意,而非善怒急躁、好动鲁莽之属。“怒”为肝之志,是其肝气不疏、气机不畅病理状态之情志表现。如《素问·藏气法时论》曰:“肝病者,两胁下痛引小腹,令人善怒”,《灵枢·本神》云:“肝藏血……实则怒”。故以“急”、“怒”、“动”、“勇壮”诠释肝之特性似与上下文意不符。
 从肝之生理来看,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云:“木曰敷和”,“(肝木)其性随,其用曲直”。所谓“敷和”即布散、温之意。所谓“随”,柔和也,如张景岳所云:“柔和随物也”,与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所载的“在气为柔,在脏为肝”之意同。“曲直”者,能屈能伸,柔韧刚毅。这说明肝柔和而刚毅不屈之象,而非刚强暴急之晦。肝者谋虑于内,阳刚其外,而能安内以攘外,如将军之职能,内安黎民,外御敌侵。所谓谋虑者,运筹于内、阴柔蓄发是也。一者,肝体阴而用阳,体阴者乃能藏血。蓄藏阴血以待升发之机调度布达,奉养周身。阴血充足,以制亢阳,阴平阳和,气血调畅,则五脏安和。二者,在其经脉系统,肝经为厥阴,两阴交尽之界,蓄发生阳之机。所谓阳刚于外者,其一,肝主升发疏泄,条畅气血之能。肝者厥阴,阴尽阳生,阳气生发,为一身气机升降动力之源。气机升降有序,畅而不滞,气血调和,正气疏达布表,御邪于外,固护肌表,百病不生。其二,肝主乎筋,为“罢极之本”,肝气刚毅,筋脉得养,则能耐劳持力,勇而刚果。故肝以阴柔为体而得其谋虑出焉,以阳刚为用而具疏泄畅达之能。
 因此,综上所论,《内经》中“肝者,将军之官”实为阐释肝之生理特性而非病理表现。
 
3“肝者,将军之官”生理意义

3.1肝司将军之职而行调度调节之能

 将军者,司其统帅之能,总领调度全军而捍卫国之安定。欲得统领而安定全局,必得先谋虑揣度而后行。其谋虑者,阴柔而蓄发。肝藏血,受纳脾胃生化之血而藏之。《素问·经脉别论》曰:“饮食入胃,散精于肝,淫气于筋。”饮食入胃,胃气消磨腐熟,脾为胃行其津液,化而为血,散布于肝,肝有所藏,疏注流筋,筋得所养,柔韧而持力。肝血得藏,肝阴充足,以制亢阳,使肝之阴阳平和。肝主疏泄,所藏之血必经其疏泄之能而调度调节血量布散周身,以濡养脏腑百骸诸窍。《素问·五脏生成》云:“故人卧则血归于肝,肝受血而能视,足受血而能步,掌受血而能握,指受血而能摄。”此若战事将至,将帅布阵,调度兵士出击迎战。
 肝藏血之“藏”亦有约束、固摄之意。血藏肝内,输布调度于诸脏腑脉络,使之循行有序,缓和有度,不得妄行。若肝气不调,疏泄失常,气机逆乱,血随气逆,以致脉络伤损,百病犹生。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云:“大怒则形气绝,血菀[yù]于上,使人薄厥”,傅青主曰:“夫肝本藏血,肝怒则不藏,不藏则血难固”,唐容川云:“有怒气伤肝,肝火横决,血因不藏”,肝者,将军也。肝病则谋虑不足,调度调节不能,军队散乱,战必受挫。故此,肝行将军之职,而调节布达周身气血,疏注脏腑百骸以养之。


3.2肝气疏泄,调鼓卫气,达表抗邪

肝为阴中之少阳,通乎春气,而主升发之令。春气温和,阳气始升。此时之阳为少阳之气,为一年阳气之始。春气畅达,阳气冲和,升发之机旺盛,万物萌动而生新。肝气充盛条达,则升发一身之气机。气机条畅不郁,肝气疏泄少阳之气由内而外达,输布肌表,卫气得充,卫气充而腠理固密,外邪不可干。卫气者,化于水谷,其性刚悍骁勇,慓疾滑利,布于肌表,御护体外,犹如国之军队,固守边疆。然卫气功能发挥,由肝统领、升发、疏泄。肝帅卫气,犹如将帅统兵,固卫肌表。
 高等中医药院校教学参考书《内经》注解中载:《内经》称肝为“将军之官”,后世医家以此而谓其“志怒气急”、“刚悍用强”。今读《明堂经》,始知不止如此。其曰:“肝者,干也。”《尔雅释言》曰:“干,扞也,即相卫也”,可见以“干”相称,重在说明肝之生理上具有护卫人体之能。《灵枢·师传》曰:“肝者,主为将,使之候外。”肝为“将军”以“候外”。正如张景岳所言:“肝者,将军之官,其气刚强,故能御邪而使之候外。”当外邪袭表,肌表不固,为邪所客,卫阳被遏,则体痛恶寒,头疼不舒,鼻鸣涕出。此可能为肝气不足,升发之力弱,不能疏泄调度体内之阳气输布于表以实卫,以致卫阳被遏,无力抗邪。肝司将军之职,主升发疏泄之能,布阳助卫,护卫于外,以实其表,抵御外邪侵袭。
在经典方药应用之中,发汗解表之药具有升发肝气,疏阳布表以助卫气之能。如《本草经解》云:“麻黄气温,秉天春和之木气,入足厥阴肝经;味苦无毒,得地南方之火味,入手阴心经。气味轻升,阳也。心主汗,肝主疏泄,入肝入心,故为发汗之上药也”,且陈修园在《神农本草经读》中亦引用此说。《本草崇原》云:“植麻黄之地,冬不积雪,能从至阴而达阳气于上。至阴者,盛水也;阳气者,太阳也。”此即是麻黄入肝而升发少阴之阳,疏泄于太阳之表,以助表实卫。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云:“辛甘发散为阳”,“气薄者发泄”,气薄而辛散,入肝而主升发气阳之令,桂枝、麻黄之类,味辛气薄,升发肝阳,以畅达肝气,使肝气疏阳布表。
 
3.3木气生升,助化心君
 冬至一阳生,阳气生升,春温气和,其气少阳,肝气升发,得水中之真阳涵育,木中相火渐旺,肝气疏达上济于心,使心火升浮。肺者,其性凉降,收敛心火,下藏于肾,以资真阳。火为木之子,木为火之母,木能生火,既是肝木左旋升达肾中真阳上济于心,肺金右降敛心火下入于肾。金木升降,水火既济。黄元御《四圣心源》云:“离火上热,泄而不藏,敛之以燥金,则火交于坎府。坎水下寒,藏而不泄,动之以风木,则水交于离宫。木生而火张,金收而水藏。”
 故心火之生实源在肾,而非在肝,但火之生必由肝之升发。“肝者,将军之官”,“肺者,相傅之官”,共调其上下,安和五脏。肾即是百姓者,其位在下,心为君主者,其高而在上,百姓与君主不相直接维系,必得将军、相傅为其中介。故将军、相傅扶助君主治理天下如是,使之上下有序,升降有道,不背纲常之理,国家安泰荣昌。若肝气异常,升降失序,气机逆乱,则上下不济,百病犹生。
 综上所述,“肝为将军之官”实为肝之生理功能的高度概括。肝像将军,志和气达,柔于内,刚其外。体阴而用阳,曲柔而刚直,藏血而调度气血,荣养脏腑百骸;升发少阴之气以化生君火;主升发疏泄而助卫固表,总览一身气机升降而出乎谋虑。故肝气不调,百病生焉。

I 版权声明
摘自:新中医,张宝成 冯婷婷 骆春梅 高永翔,2013年2月第45卷第2期,原名:“肝为将军之官”浅说。编辑/大熊
返回列表